主办单位

协作单位

支持机构

合作媒体

赞助商

全球合作伙伴

大会新闻您的位置:|   新闻中心大会新闻

陈景河:政府应当给矿企松绑 逆周期并购不会犯大错

来源:中国矿业报 时间:2017-9-28 9:52:41


  “中国矿业目前面临的形势还比较严峻。”在2017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企业CEO论坛上,紫金矿业集团董事长陈景河表示。

  “中国是矿业大国,基本金属消费量接近全球一半,且自给率较低,对外依存度较高。”陈景河认为,中国矿企是参与全球矿业市场的后来者,尽管近年来中国矿企参与海外并购的发展速度比较快,但后来者并没有居上,目前拥有并控制经营的矿产资源总体来说比较少,总体质量也比较低。

  陈景河说,由于全球矿产资源分布不均衡,国内消费需求又很大,但中国矿企实际持有的资源量和产量却相对较低,因此,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,矿产资源全球配置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“走出去”是中国矿企,特别是有志于参与全球化的矿业企业的必然选择。


  海外并购要掌握两个关键点 

  资料显示,中国矿企走出去的成功案例并不太多,失败的案例反而比较多。在陈景河看来,中国矿企参与海外并购要掌握两个关键点。

  第一,投资时机把握非常重要。市场低迷的时期,矿业资产往往被严重低估,逆周期并购,至少不会犯大错。

  “出现失误的重大并购,往往都是在矿业高度泡沫阶段。”陈景河说,当然逆周期并购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并不容易。

  从企业自身来讲,因为市场低迷,会碰到一些不可预知的困难。企业都亏损了还去搞并购,是留点现金保命重要还是并购重要?企业内部也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。前几年矿业低迷时,整个行业都一片哀嚎,这时候谈海外并购,似乎是一种奢望。

  不过,以紫金矿业的经验看,市场低迷时恰恰是并购的最佳时期。陈景河认为,对参与并购的企业来说,首先要有远见,其次要有战略眼光。

  第二,要具有创新意识和比较优势。矿业是非常艰苦的行业,并且每个矿山都要独立设计,要有最合适的管理和技术方案,并且每个国家的社会体制和法制体系不太一样,每个地方政府的做法又不太一样,所以非常需要有创新的意识。

  “中国人非常能吃苦耐劳,这点是全世界公认的。另外,中国人非常聪明,也富有创新和冒险的精神。”因此,陈景河认为,矿业是最适合中国人干的行业。

  但是,中国公司是全球矿业市场的后来者,要走出去参与全球市场,首先要熟悉并遵守国际标准和惯例,严格执行所在国的法规,尊重当地的习俗。陈景河认为,对比国际先进的同行,在这一点上中国矿企还有很多不足之处。因此,中国企业更要树立自信,敢于创新,充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。中国公司完全有能力在矿业行业创造新的重大成就。

  “如果在海外并购一个项目,且这个项目一定有问题,那么卖给你的价格,一定是按市场的经验值算出来的。如果你没能力比别人做得更好,你凭什么走出去?凭什么赚钱?”陈景河敬告矿业同行,如果一味地指望资源价格上涨赚大钱,奉劝还是别去参与并购了。鉴于此,中国企业参与海外并购,无论是技术还是能力上,自身都要有一套强于别人的体系。


  矿业行业形势依然非常严峻 

  “2016年,中国企业联合会发布中国企业500强数据。因为紫金矿业集团的数据也在其中,所以对此特别关注。”陈景河说,“我们把矿业行业的数据进行了统计,看完以后,我自己都非常吃惊。”

  数据显示,2016年下半年,矿产品价格有较大幅度反弹。但是从2017年中国500强企业发展报告看,矿业行业形势非常严峻,500强里43家企业亏损,其中矿业企业有30家,占70%。煤炭12家、钢铁8家、有色金属10家。

  进一步分析发现,在10家规模以上有色金属企业(包括黄金企业)中,2016年营业收入达到1.2万亿,资产总额2.4万亿,盈亏对冲以后却亏损122亿,净收益率是-4.96%。这还是去年行业回暖背景下的,亏损面达到62.5%。矿业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是89.88%,这在工业企业中是比较高的。

  针对上述数据,陈景河认为,这个资产负债率有一些高估,这是把少数股东前移部分债务算到负债里面了,少数股东没有把这个资产负债率当做前移资产,实际算下来应该能降低5个百分点,但是,不管是百分之八十几,这个资产负债率还是非常高的。

  陈景河表示,中国矿业是工业企业中面临形势最严峻的一个行业。2016年,矿业企业的销售净利率、资产利润率、净资产利润率均为负数,与其他行业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采矿业利润率从2014年的9.67%下降到2016年的3.68%,位居规模以上工业的行业最后一名。

  把有色金属500强企业2016年的净收益率-4.96%,与中国采矿业2016年的利润率3.68%对比,结果发现,中小型矿业企业效益要好于500强企业。陈景河表示,这说明中国矿企大而不强。

  “矿业是所有行业里表现最差的一个。”陈景河说,矿业行业有几个特点,比如矿业项目投资周期非常长,有的甚至几十年,不确定性非常大。无论从地质勘查还是从资源开发上讲,矿业已经成为风险最大、最艰苦、又最不赚钱的行业。

  “但是资本的天性是趋利的,以目前矿业的盈利水平,是很难得到资金青睐的。”陈景河认为,一个没有持续资金关注和重视度的行业其发展前景是非常堪忧的。

  陈景河说,尽管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矿业市场有一定的恢复,很多矿产品价格涨了很多,但是本质上并没有多大改变。因为现在供给侧改革有政策的特点,就像煤炭,供应过剩10%,假设减掉20%,市场紧缺10%,价格就会暴涨,但产能并不会实质性的减少,在国内产能紧缺的情况下,很快就会有海外产能替补进来。

  “中国基本金属消费接近全球一半,应该说已经到顶了,还能指望价格再怎么涨?前几年矿产品价格一降,很多矿产勘探项目停止了,新开发的项目也减少许多。”陈景河说,矿业行业目前的这种状态,还是非常令人担忧的。

  不过他也表示,既然已经干了这个行业,已经是非干不可了,尽管未来几年市场前景不容乐观,但通过企业自身挖潜,还是会取得一定平衡的。


  政府应从政策上给矿企松绑 

  “我国目前的矿业法律法规已经不适应经济环境,影响市场主体作用的发挥。”陈景河建议,对那些不合时宜的矿业政策需做适当的修订。

  有观察认为,目前很多法规,特别是一些涉矿规定,都是在过去近十年的矿业超级周期形成的。在前些年矿业权市场交易中,只要有一个矿权,就算是什么工作都没做,也可以招拍挂。在此期间,确实有一批人在中国矿业市场赚了很多钱。

  “找矿不像炒地皮,过去如果拿到一块地,等房地产大涨时,地产商当然会赚很多钱。而地质找矿不同,弄到最后说不定什么也没有。”陈景河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尽管政府出台了一系列“打补丁”的制度,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现在是在矿业低迷时期,矿业的这种政策确实是有很大问题的。

  “此外,办证难、交易难、退出难是国内矿业面临的普遍问题。”陈景河说,没有活跃和透明的矿业市场,矿业行业的衰退指日可待;因此,急需相关部门简政放权,充分释放活力。

  “当前矿业法规缺失保护地质勘查及开发投资者权益的条款。”陈景河表示,目前的地质勘查和矿业开发基本是由企业出资,如何保护勘查开发成果的“财产权”迫在眉睫。

  “矿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,涉及国家资源安全,但目前我国的矿业政策对矿业行业不够友好。”陈景河认为,政府应该高度关注矿业企业目前承担的困难,修订一些不适合矿业市场的法规。除了环保和安全务必从严要求之外,其他方面应该给矿业企业松绑,不应该设置那么多的要求。

  陈景河表示,矿业企业本身也必须严格自律,尤其是在安全环保方面是不可逾越的红线,如果这方面不能保证的话,还是不要做这个行业。

0

如需了解更多信息,请登录矿业大会网站:www.chinamining-expo.org了解更多信息。